当前位置:首页 > 公司新闻


糖果派对-首页品牌新闻

糖果派对-首页:霍顿破产 自主品牌扩张澳洲汽车市场时机来了

糖果派对

糖果派对-首页_最近,澳大利亚国宝级汽车品牌霍顿也要投产了。本月20日,享有近70年整车生产经验的霍顿品牌将不会宣告月投产,这也是最后一家投产的澳大利亚汽车制造厂,自此澳大利亚宽约百年的汽车制造业全部崩溃。遥想当年,这个国度的汽车制造业是何等的巅峰,那由盛转衰的原因又有哪些?本土汽车制造业的投产、进口车需求量的减少能否沦为中国品牌的扩展澳大利亚市场一个机遇?今天我们就一起聊聊这些问题。

● 澳大利亚汽车制造业曾多次十分巅峰霍顿澳大利亚汽车工业史上的明珠霍顿品牌对于澳大利亚人来说具有非凡的意义,因为1948年时澳大利亚首款本土设计研发的车型48-215之后来自于这个品牌。早在1913年霍顿之后开始生产汽车车身,到1931年,通用汽车月并购霍顿并正式成立了标准化-霍顿汽车公司,自此霍顿沦为标准化旗下的全资子公司。『霍顿48-215』转入50年代后,澳大利亚的汽车市场完全被霍顿所独霸。

1956年起,霍顿汽车开始出口到海外市场。即便是20世纪90年代期间,霍顿也能占有着澳大利亚多达28%的汽车份额。

同时霍顿在澳大利亚的产品线也是十分完备,相结合于标准化的技术支持,霍顿的产品线涵括小型车、紧凑型车、中型车、中大型车、小型SUV、紧凑型SUV、紧凑型SUV、中型SUV、敞篷跑车及皮卡。『配图为享有462马力的HSV MalooR8 SV Black』『最后一辆澳大利亚本土生产的霍顿品牌车型』此外值得一提的是,此前霍顿也发售了多款大排量高性能版车型。而在澳大利亚市场上,这样一个有历史、有情怀、有产品的汽车品牌并无法挽回近年来亏损的事实,其被迫用关厂投产来为自己宽约百年的汽车生产业务所画上一个句号。

福特、丰田在澳洲利亚也有历史悠久的汽车生产史『配图为2016年重开的福特汽车工厂』除本土的霍顿外,福特和丰田两大品牌在澳大利亚的汽车制造业上也书写了浓厚的一笔。其中福特在1925年在澳大利亚建厂,到2016年10月完全投产前,Broadmeadows和Geelong两家工厂共计生产大约600万辆车。

不过面临近些年的持续亏损,这家在澳大利亚享有91年汽车生产史的品牌也不能自由选择了后撤。『2017年10月3日,丰田重开了其在澳大利亚的Altona工厂』作为澳大利亚市场份额仅次于的汽车品牌,丰田也在今年10月3日重开了其在澳大利亚的Altona生产工厂,完结了其在澳大利亚长达54年的汽车生产业务,丰田澳大利亚公司业务焦点也将调整为销售。要告诉澳大利亚是丰田第一个海外基地,2007年期间丰田在澳大利亚的年产量甚至高达15万辆。

此外在2008年金融危机前,三菱品牌在澳大利亚也有过汽车生产经历。而如今这一切都沦为了历史。● 是什么造成了澳洲本土汽车制造业的崩溃澳大利亚新车市场知道较小作为全球土地面积第六大的国家,澳大利亚人口数量意味着有2400万左右,相比之下,中国仅有广东一省的人口数量之后多达了1亿。

较较少的人口数量加之比较完备的二手车生态,这也使得澳大利亚的新车市场份额十分受限。在刚刚过旋即的8月份,澳大利亚汽车销量意味着为96662辆,只不过今年1-8月澳大利亚市场新车的总销量也不过为78.9万辆。『澳大利亚具备更为完备的二手车生态』虽市场受限,但澳大利亚汽车市场的竞争却出现异常白热化。

在这么一小块蛋糕中,挤满了60余个汽车品牌、300多款有所不同车型,这也造成某一个单一品牌很难超过相当可观的销售规模,例如全部澳产的霍顿品牌在前8个月的月均销量为6945辆,这样下滑的销量能否让一个汽车厂存活下来是个问题。进口车关税较低,对本土汽车品牌导致可怕冲击与大多数国家有所不同的是,澳大利亚对于外来进口车征税的关税十分便宜。据报,与澳大利亚有贸易协议国家的非豪华车转入澳大利亚市场享用零关税政策,并未投贸易协议国家的非豪华车关税也仅有5%。

这样的情况下,大量来自于泰国、日本等享用零关税政策地区的进口汽车守住这澳大利亚受限的市场份额。本土造车成本过低『丰田坐落于泰国Ban Pho工厂生产线上的Hilux,这款车在澳洲很热门』同时作为一个人口数量较少的发达国家,澳大利亚的人工成本又十分低。有数据表明,澳大利亚汽车制造业的平均值年工资为6.9万澳元(ADU),相比之下泰国汽车制造业的平均值年工资只有1.25万澳元(ADU)。所以成本更为便宜的进口车以较低的关税、甚至零关税转入澳大利亚后价格方面也要比澳产车型更加具备优势,这就造成了进口车比国产车更为低廉的现象,以至于本土生产的汽车在市场中只占到了小部分比重。

随着当前运输行业更加繁盛,大型车企可以更为灵活性的协商全球资源。目前在澳生产汽车的成本居高不下,移往制造厂是必然趋势。

退出汽车制造业是政府不愿看见的此外也有消息称之为,为了保有澳大利亚的汽车制造业以及数千名员工的工作岗位,澳大利亚政府被迫对其实施高额的财政补贴(据报在过去15年中,澳大利亚共计花费300亿澳元/ADU来补贴汽车制造业)。同时,汽车制造业在澳大利亚的GDP中所占到的比重并不低,所以制造厂全部投产也许也是国家层面的自由选择,最少对于澳大利亚政府来说干掉了一个包袱。

糖果派对-首页

● 对中国品牌来讲显然是机遇数说道中国品牌在澳大利亚现状,目前快速增长较为慢『大通T60在澳大利亚上市』目前更加多的中国品牌将目光瞄准在澳大利亚市场,例如最近大通(澳大利亚市场称之为LDV)T60在澳洲上市,大通D90堪称将月媒体试驾不会放到澳大利亚;而长城集团堪称把哈弗H6、(国内的H6 Coupe)、哈弗H8、哈弗H9、风骏5这些当家产品引进澳洲市场。这些都意味著一些中国品牌对澳大利亚市场的推崇。

『澳大利亚市场8月销量』我们再行来想到这几个品牌的销量。在今年1-8月间,哈弗汽车在澳大利亚市场的销量为494辆,同比快速增长850%;大通(LDV)销量为1498辆,同比大上涨42.8%;此外,MG也卖出了421辆。虽然中国品牌的体量还十分似乎,但这样的增长速度对于资历尚能深的品牌来讲却是不俗的成绩了。本土汽车投产后带给一定的空白市场随着澳大利亚本土汽车产业的相继投产,要确保汽车总销量不不受影响,这就意味著其进口车的需求量将更进一步减少,而这一空白市场对任何汽车品牌来讲都是一个机会,还包括目前市场占有率受限的中国品牌。

中国品牌转入澳大利亚某种程度零关税『2015年6月中国与澳大利亚签订了权利贸易协定』根据2015年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澳大利亚政府权利贸易协定》表明,中国出口澳大利亚的汽车某种程度享用免除关税的政策,这样中国品牌车型之后可以和泰国、日本等地区生产的汽车公平竞争,这对正处于占领市场初期的中国品牌来讲都是受到影响的条件。● 挑战比起于机遇远比要更为激烈澳大利亚市场竞争过分白热化、百花齐放『澳大利亚市场享有60多个汽车品牌』目前澳大利亚汽车市场上共计60多个汽车品牌/300多款车型可供消费者自由选择,而澳大利亚汽车平均值月销量只有10万辆左右,这使其沦为全球尤为挤迫、竞争最白热化的汽车市场。

狼多肉少是中国品牌被迫面临的一个事实。中国品牌资历尚能深、市场认可度尚待提高『Sydney City Toyota』虽正处于快速增长阶段,但中国汽车品牌在澳大利亚的资历和影响力显然还是十分受限,消费者认可度也有相当大的提高空间。

却是丰田、马自达、现代、三菱等品牌早已耕耘澳大利亚市场多年,无论是经销商体系、品牌认可度以及口被累积都是我们在短时间内无法打破的。中国品牌车型性价比并无优势在国内市场上,中国品牌车型向来以较高的性价比、更加有竞争力的价格来更有着消费者,而在澳大利亚市场,这个最重要的优势或许并不不存在。

以哈弗H6(国内的哈弗H6 Coupe)为事例,其在澳大利亚的起售价为36066美元,而同级别的日产奇骏、马自达全新CX-5的起售价也仅有32000美元左右。毫无疑问,这款车在澳大利亚市场并没过于大的性价比优势。

再行再加上面提及的品牌认可度不高等情况,想较慢获得较高的销量,难上加难。● 编辑总结:机遇两年前就早已到来、历练比销量要更为重要一个国家的汽车工业从兴盛到崩溃显然令人痛惜与缅怀,不过这一切显然是澳大利亚自己一手导致,因为澳大利亚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自己本国生产汽车,但对这个行业没地方维护的国家。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让各大汽车厂家无法退出这个看起来唾手可得的市场,这当然也包括着正希望回头过来的中国汽车品牌。所以返回题目中那个问题,陨落的澳洲汽车制造业知道给了中国品牌一个新的机遇?我想要说道的是NO。中国品牌确实的机遇,只不过从澳大利亚与中国签定权利贸易协定那一刻就早已到来。澳大利亚市场的盘子虽然远比相当大,但是在这里,中国品牌有了与丰田、福特等国际主流品牌展开公平、面对面竞争的机会。

在我看来,获得多少销量对于中国品牌来说并不是分列在首要的事情。更加最重要的是通过在澳大利亚市场的历练,与这些品牌展开实打实的对决,去取得更加多国际竞争的经验、让更加多的海外消费者了解自己,为未来南北更好的海外市场打下基础,这些对于中国品牌来说则要更加贵重。

这两年多的时间里,中国品牌获得的成绩虽然微不足道,但是我坚信这还意味着是开始,它们能否在重重挑战中在澳大利亚站稳脚跟,咱们拭目以待。。

本文来源:糖果派对-stelprice.com

糖果派对